权威国防科技信息门户
招聘
生产力促进中心会员招募
国防科技生产力促进中心
国外国防科技文献资料快报
公告:
国防科技生产力促进中心网上会员入会邀请函   国防科技工业准入渠道、申办程序取证务实培训班通知   DSTI推出国防军工单位电子邮件服务,特别优惠中   DSTIS国防军工信息资源内网服务系统2013年征订开始   下载黄页企业会员登记表 成为国防科技信息网会员  
美国空军寻求未来空中优势
2017-09-13
[据英国《飞行国际》网站2017年9月11日报道]当美国空军即将投产B-21轰炸机并且F-35A战斗机即将形成完全作战能力之际,该军种正以“下一代空中主宰”(NGAD)概念审视其未来空中优势。
2016年4月,美国空军完成了2030年空中优势研究,研究中评估了面对未来空中力量威胁该军种所受限制。尽管研究并未指明特定敌人,但文件中所用图片是一架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成都飞机工业公司生产的歼-20隐身战斗机。更广泛地,美国空军对日益复杂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中不断增长的威胁提出了警告。
由亚历克斯•格林科维奇准将领导的这项研究还对传统的基于平台的采办实践提出批评,代之以研制原型机的战略。
赞同
即使是已经搞乱了“空军一号”和F-35项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对NGAD表现出信心并为此投资。在2018财年预算案中,该项目所获资助大幅提升。美国空军提出的NGAD资助力度从2017财年的2100万美元增加到2018财年的2.94亿美元。
随着2030年空中优势研究的完成,美国空军现在正在进行NGAD的备选方案分析(AOA)。增加的研究经费将确保美国空军对在2030年空中优势研究中确定的未来威胁进行分析。
领导美国空军“2030年空中优势”概念开发的托马斯•科利托雷上校称,研究中识别出的能力差距已经使得美国空军将其资源转向确保未来空中优势的领域。这在2018财年预算中已经非常明显,并将确保空军对未来30年间做出规划。
美国空军和工业界都已经在使用NGAD和PCA(穿透型制空)来描述空中主宰,两词可替换使用,尽管空军官员最近才澄清语义。特别的,在制空描述中的“穿透”一词似乎与空军将飞机作为“防区外”平台的描述相对立。
波音公司“鬼怪”工厂固定翼飞机项目主任戴夫•Bujold告诉“飞行国际”,“微妙之处在于,当你与你的飞行器保持一定距离的时候,你仍然能利用传感器看出很远。我认为这就是他们讨论NGAD的防区外能力时所真正议论的。”
科利托雷称,NGAD一直指预算申请中的项目元素,也指将确定PCA特性的备选方案分析工作。NGAD概念应该具有多种能力,PCA是其中之一。科利托雷还提到,PCA将参与从高端到低端的全谱作战行动,因此这一概念应同时具备防区外能力和防区内能力。
科利托雷说,“格林科维奇没有谈论特定平台。我们通常讨论由他领导的事业能力协作组(空中优势事业能力协作小组)提出的能力族,因此将有不同能力,PCA是其中之一。”
PCA或NGAD的模糊描述似乎已经概括了项目的主旨。不同于以往美国空军的战斗机采办项目,NGAD也许不会发展出一种战斗机类型的平台。过去一年间,格林科维奇屡次回避了使用“战斗机”以及“第六代”平台这样的词汇。这一举动可能暗示要努力将PCA与饱受非议的F-35项目区分开来。
格林科维奇告诉记者,作为一个空中优势平台而不是空对地飞机,PCA的需求使得在空军范围内找到共性更加困难。
他说,“空中优势任务在一系列不同难题中处于基础性位置。对于海军而言可能是舰队防空,有限的力量投送。对于空军,问题在于我如何去到任何世界上我需要达到的地方,并且我需要空中优势完成这一任务。”
尽管他承认最终未来平台可能会以“F”字母作为代号的开头,但PCA的航程、续航力以及杀伤力将不同于今日的战斗机,这些战斗机仍固守着20世纪的战术。
尽管远航程和生存力仍是关键属性,但美国空军官员仍未识别PCA的具体特征,例如它看起来更像战斗机还是更像轰炸机。波音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NGAD概念艺术图都表现出无尾超声速飞机特征,但两家公司都说这只是一个选项。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臭鼬”工厂空中优势与打击系统主任Bob Ruszkowski告诉“飞行国际”,“未来战斗机是否具备这些特征仍有待确定。尽管我认为你可以确定称这架飞机具有增强的生存力特征,但许多特征还没有相关细节。我们仍在探寻不同技术的过程当中,这幅想象图只是大致表现有关想象。”
PCA的航程将超过F-22,但格林科维奇并不确认其航程是否会超过轰炸机。他还提到他理想的平台是一个“传感器射手”,这种平台不仅可以从PCA上进行齐射,还可以确保空军的其他装备发射任何防区外武器。
格林科维奇在7月告诉国会的听众,“当我们考虑空中优势的时候,我们不再只考虑战斗机空战。我们需要考虑它应具备的网络能力,从而一道实现空中优势。”
新方法
取决于未来一年内出台的AOA成果,PCA可能不会像从此前战斗机对隐身那么强调。由于空军已经有了F-22和F-35,PCA可能更强调多种能力的集合,例如相互弥补的速度与电子战。
科利托雷的解释重复了事业能力协作小组的关键观点,并且似乎表明NGAD概念将打破传统研发流程。科利托雷还说NGAD可能不止一个平台。事业能力协作小组的飞行计划概括了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的无人飞行器概念,例如低成本可消耗打击验证机,以及国防部战略能力办公室的武库机概念。
“如果你审视我们正在追求的能力,它不仅是一架战斗机。我更把它看成是一个武器或传感器卡车。”
Ruszkowski称直到AOA完成才会透露PCA的构型。但他仍视战斗机为美国空军未来的一部分并设想它们同无人机一同作战。然而,他不相信美国空军已经准备好使用“忠诚僚机”作为PCA的一部分。
发展需要
他说,“它们有很长的路要走,不同是军事方面,而且在民航方面也是,要能更加自由地同无人系统进行训练。在无人规程方面有许多工作要同FAA完成。你必须能同这些系统进行训练,必须让你能在民用空域更可靠的训练。”
当美国空军审视能为其2030年的平台获取哪些技术时,空军还在审查哪些能力未来十余年“处于拐点”。很长时间以来空军都在考虑定向能是否可以用在飞机上,科利托雷称空军希望弥补能力差距而不是技术差距。NGAD概念没有对在飞机上部署激光武器提出需求,但AOA将有助于确定这些技术多大程度上可以继承到一个平台上。
作为美国空军打破旧有采办实践工作的一部分,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长官今年早些时候暗示将在PCA采用快速采办计划。该计划将帮助空军按批次获得PCA飞机并增加能力,例如定向能。
格林科维奇称,一旦能得到定向能并且能产生效果,就希望得到这项能力。不用早也别拖延。
伴随着AOA,美国空军正在评估是否将旧有系统纳入或者改变下一代空中主宰概念的作战概念。但已经为美国空军AOA提供响应的工业界,似乎更愿意追求一个新的重大国防采办项目而不是升级现有系统。
对洛克希德•马丁公司,AOA也许使得升级现有F-35的可能性增加。尽管已经表示PCA将作为F-22的替代机,指出其重点在于空中优势,Ruszkowski相信这是一种狭隘的方法。尽管他不会直接评论PCA,他说F-35首要任务不是作为空对地飞机。
“F-35将具有很长时间的服役寿命,并且将随着时间不断改进,不断增加新的能力。未来这些飞机将具备更多能力,这种飞机是否会改进以承担更多任务,我认为这需要根据提出的需求来确定。”
波音公司也正在将其在F-22和F-15任务系统中所获得的经验用于PCA的竞争中。5月,波音公司官员暗示开发“高级鹰”获得的技术将用于PCA。Bujold说,波音公司的投标不一定具有相同的“外模线”,但将充分利用F-15升级的任务计算机和先进雷达。(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黄涛)

相关新闻

DSTIS 国防科技工业信息服务系统
中国核科技信息与经济研究院 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 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船舶工业综合技术经济研究院 中国船舶信息中心 北方科技信息研究所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DSTI简介 | 大事记 | 网站动态 | 产品介绍 | 广告服务 | 客户服务 | 联系方式 | 共建单位 | 合作媒体  
国防科技信息网 dsti.net © 2006 - 2017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3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