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国防科技信息门户
国防科技大数据智能情报平台
DSTIS征订中
DPS国防术语智能定位系统
国外国防科技文献资料快报
公告:
DSTIS国防军工信息资源内网服务系统2019年征订开始  
俄媒解析“洛沙里克”深潜器失事时执行的任务
2019-07-12
    [据俄军工综合体新闻2019年7月9日报道]7月1日,俄“洛沙里克”号深潜器在巴伦支海执行任务时发生严重火灾,致14人丧生。

    虽然出事深潜器的设计没有公开,但据非正式来源显示,АС-31型“洛沙里克”号深潜器可在6000米深的海床上进行作业,搭载了环境照明装备及各种可操作的外部设备,可安装各种传感器、切割海底电缆,以及进行海底勘探等。为了执行这些任务,潜器上还应配有操纵装置、吊升系统、声纳、光学系统和小型无人装备。

    俄罗斯纽带新闻网(Lenta.ru)对该装备当时正在执行的5种可能任务进行了解析。

    1.为领土主张进行深海作业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9月,АС-31“洛沙里克”号由09786型БС-136“奥伦堡”(667БДР“枪乌贼”)携带,参与了北极勘探,从超过2000米的深度提取样本,后经分析检测,俄罗斯将其作为罗蒙诺索夫和门捷列夫海脊是俄罗斯大陆架延伸的证据。据俄评估,其作为俄大陆架(大陆的自然部分)的延续,该区域水下总面积约为120万平方公里。俄自然资源部认为,该区域的碳氢化合物储量达到50亿吨标准油,也就是占世界石油储量的12%。这些工程的政治和经济重要性不容低估。
    最近АС-31“洛沙里克”号在巴伦支海的事故发生在科拉半岛附近,深度不超过300米,从该地区提取任何材料都对证实俄罗斯领土主张具有重要价值。

    2.试验新型先进武器
    另一种猜测与“波塞冬”核动力无人潜水器有关。事实上,除了БС-136“奥伦堡”和БС-64“莫斯科郊区”之外,АС-31“洛沙里克”号的第三艘母艇可以是09852型核潜艇K-329“别尔哥罗德”号,该潜艇将首先接收6艘“波塞冬”潜器。今年K-329“别尔哥罗德”号在北方机械制造厂下水,它能够下降到500米以下深度并达到30节以上航速,今年夏天将与“波塞冬”进行联合测试。
    然而,显然没有看到AC-31“洛沙里克”事件与K-329“别尔哥罗德”有何关联。根据现有资料,БС-136“奥伦堡”或“莫斯科郊区”БС-64是“洛沙里克”深潜器的最终载体。但出于某种原因,俄罗斯国防部官方出版物《红星》早前曾公布的一个类似于K-329“别尔哥罗德”的示意图,下面附有一艘小型潜艇(后来该图从红星网站消失)。这不排除故意泄漏的可能,就像2015年11月的战略水下无人潜器“状态-6”(“波塞冬”的扩大版)泄密事件,可能是杂志工作人员的疏忽或俄罗斯军方进行的信息战手段。
    如果AС-31“洛沙里克”号和K-329“别尔哥罗德”号确有关系,那么也许在巴伦支海的事件中,进行了各种武器系统的相互配合试验,事故的发生表明,要么成功结果被意外抹杀,要么新型武器原型样机测试失败。

    3. 测量海底深度
    正如国防部报告的那样,AS-31型“洛沙里克”号可能正在进行深度测量。但是这种情况下,为何要在临近挪威边境几十公里的科拉半岛附近进行。这些区域的海底环境国防部应足够熟知,否则也谈不上研究具有自主能力的“波塞冬”,特别是在未开发的海洋深处。AS-31“洛沙里克”号在300米深度进行水文作业似乎没有必要。
因此,如果有意义的话,在科拉半岛海岸附近使用AS-31“洛沙里克”号进行水文作业,大概也只是为设备测试或技术开发进行一次演习操练。
 
    4.破坏西方海底通信电缆和水声监听系统
    AS-31“洛沙里克”号可能被作为一种干扰方式或对放在海床上的设备进行作业。这取决于具体使命,例如,用于对外国潜艇以及位于连接格陵兰岛和不列颠群岛线上的美国反潜水声系统SOSUS(SOundSUrveillanceSystem)进行声学诱骗,与此同时其他俄罗斯潜艇离开科拉半岛,前往北大西洋监听外国潜艇发出的声信号;另一种可能是AS-31“洛沙里克”号对SOSUS系统、水下民用和军用通信电缆进行破坏和窃取信息。
    АС-31的这种应用被西方国家认为最有可能,并指出АС-31型深潜器事故发生在俄罗斯国防部深水研究管理总局小艇在北大西洋部署之前的夏季操练期间。但是,即使从安全因素考虑,也不可能使用АС-31A“洛沙里克”号进行此类工作。
    原因是深水研究管理总局可支配使用记录良好的海洋考察船“琥珀”号,它可携带载人非核自主深潜器“罗斯”和“领事”号(二者均可达到6000米潜深),同时还能配备“和平”号。正是“琥珀”号2017年3月参加了打捞“库兹涅佐夫”航母于2016年11月和12月坠入地中海的飞机米格-29КР和苏-33的行动。重要地是,更早些时候,2016年10月,“琥珀”号在叙利亚海岸附近被发现,而那里正是海底通信线路所在的位置。
 
    5.铺设俄罗斯海底监听系统
    АС-31“洛沙里克”号深潜器的第5种,也是最有可能的一种应用,是为俄罗斯水下监听阵系统“和声”(Гармония)布放阵元,该系统类似SOSUS,由潜艇携带的专业水下机器人系统部署,是布设在海底的自主海底工作站。
    该任务可能是为“和声”系统补充(在以网络为中心背景下)改进的МГК-608海底固定声纳组件,其水听器(接收阵元)可安装在距离海岸200公里的1公里深处。将海底传感器获得的声学数据进行数字转化后,通过光纤电缆线传输到岸上基站来进一步分析。
    09852型潜艇属于K-329型“别尔哥罗德”号,被称为运送海底监听系统的工具。“和声”系统将于2020年前部署,这可能无法实现。推迟的原因不止是因为AC-31“洛沙里克”事故,可能还由于必要组件和设备等问题,如光缆、连接器、缆线铺设工和蓄电池等。有趣的是,“和声”系统控制基站位于“白色海湾”,但是自主海底阵的试验场在北莫尔斯克的“迂途湾”,距AC-31“洛沙里克”的预测出事地点不远。
    缺乏“和声”系统和MGK-608固定声纳,俄罗斯武装部队实际上无法在本土的北极水域追踪和识别外国潜艇。这种情况的直接后果是,“匕首”和“先锋”将无法为俄罗斯提供任何战略优势,而“波塞冬”母艇在必要时也根本来不及发挥作用。(中国船舶信息中心  赵月白)


相关新闻

DSTIS 国防科技工业信息服务系统
中国核科技信息与经济研究院 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 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船舶工业综合技术经济研究院 中国船舶信息中心 北方科技信息研究所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DSTI简介 | 大事记 | 网站动态 | 产品介绍 | 广告服务 | 客户服务 | 联系方式 | 共建单位 | 合作媒体  
国防科技信息网 dsti.net © 2006 - 2019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3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