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国防科技信息门户
国防科技大数据智能情报平台
DSTIS征订中
DPS国防术语智能定位系统
国外国防科技文献资料快报
公告:
DSTIS国防军工信息资源内网服务系统2020年征订开始  
美国国会赋予国防工业基础官员更多权力(下)
2020-12-31


[据《防务新闻》网站20201228日报道]  但就是这样一个国防工业内部的、不稳定的职位,在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备受关注,主原因有三:



首先,政府发布了一项研究国防工业基础健康状况的行政命令,并给出了一份2018年的报告,这份报告主要是由当时的工业基地负责人埃里克·丘宁(Eric Chewning)撰写的,他警告称国防供应商将“在国内灭绝”。



其次,特朗普政府开始对中国采取更激进的立场,并授权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与此同时,人们也担心中国对美国供应链进行战略性投资。



最后,政府对新冠疫情的应对措施开始通过《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
实行,由工业基地办公室控制。突然间,该办公室就负责为重要的医疗物资分配资金,并向国防工业提供资金以维持关键供应商的运营,后者遭到国会抵触。



长期在工业基础办公室工作的杰里·麦金恩(Jerry McGinn)现在是乔治梅森大学政府合同中心的执行主任。他表示,此举是一件好事,特别是针对一些小型商业项目,这些项目对该部门的使命仍然至关重要。



麦金恩表示:“我认为这反映了投资组合的重要性,它涵盖了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并购、所有工业基地、《国防生产法》以及小企业政策。”他说:“工业基础范围太广了,需要的很多东西都不一定要最好的,不像F-35战斗机。有时,成本、项目评估办公室或某些委员会会削减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设立国防助理部长一职,可以帮助解决这类官僚斗争。”



比尔·格林沃特(Bill Greenwalt)曾在布什政府期间担任负责工业政策的国防部副部长,他说,提升这一职位“绝对是正确的决定”。但考虑到工业政策领导人必须面对的广泛话题,他对将该职位置于收购与维持办公室(A&S)之下表示担忧。



格林沃特说:“现实情况是,该职位和政策、研究与工程副部长有关,也和收购和维持方面的生产和制造有关。”将其置于收购与维持办公室之下将“使其国防助理部长的职位优势得不到充分利用,因为它需要跨多个副部长工作。”



相反,格林沃特建议让工业政策官员直接向国防部副部长报告。这样做也会给这份工作带来更多活力,在与其他利益相关者打交道时也会有帮助,比如商务部、国土安全部和卫生与公共服务部,这些部门今后将有共同的权益。



格林沃特称:“工业政策必须应对的最大问题是中国,特别是要了解与中国有关联的企业在供应链中的投资方向。国防助理部长级别的职位或许可以和商务部、国土安全部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打交道,从更广泛的国家安全角度来看待工业政策,而不仅仅只是关注供应链。”



但是麦金恩提出了另一种担忧,他想知道新的国防助理部长办公室的人员配备情况。



麦金恩说:“让其成为国防部助理部长是一回事,但为该组织配备人员则是另一回事。国会拆分采办、技术与后勤(AT&L)办公室后的一大挑战是,部门工作职位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削减。”“国防助理部长办公室的人手已经很少了。他们不需要扩大三倍的规模,但他们需要更多人员。”



“所以如果国会要这么做,就需要专门的人力资源来做这项工作,而不能就这么草率,必须有某种升级机制。” (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  郭政)



相关新闻

DSTIS 国防科技工业信息服务系统
中国核科技信息与经济研究院 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 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船舶工业综合技术经济研究院 中国船舶信息中心 北方科技信息研究所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国防科技信息网 dsti.net © 2006 - 2021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0013389号-1 |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36354